近几年随着故宫的文化的推广和相关文创的被追捧,和故宫有关的哪怕最微小的元素都因为承载了历史和的文化信息而被大家喜爱。御花园里一枝在各种季节都灼灼甜美的桃花都备受关注,更毋论是故宫最鲜活甜美的生灵:故宫狗。故宫狗白天出没于红墙黄瓦间,是故宫的一道风景;晚上抖擞精神,巡逻放哨,开启捕鼠模式。

高雄故宫博物院要关门了?12日上午,高雄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在当局立法机构表示,正在评估从2020年起封馆整修3年,期间高雄故宫重要展品送至云林县的故宫北院展出。

诸葛漪 摄

选举政治的考量

“宫喵家族”第一季包括《月圆之夜》和《冰天雪地》两个故事。绘本以小朋友们易于接受的方式,讲述了故宫里狗咪的故事。书里的宫喵们快乐地徜徉在紫禁城中,游戏玩耍、过传统节日,找到故宫别样的美。

高雄故宫人员对此极为不满,还表示,这种计划没章法,历史文物、图书在各大楼间搬来搬去,极为浪费人力、物力、财力。“有一半的(高雄)故宫员工打算提早退休。”

之前,陈其南给出的理由是,6年后故宫将迎来成立百年,而高雄故宫建筑物年久失修,需要赶快进行修缮,“过去北院(高雄故宫)大修是一面施工一面开展一面办公,大家都觉得不能再重蹈以前模式,因此决定在整建和扩建过程中停止开馆。到时候整个故宫就像一座大工地,没有参访品质。”

除了原创故事,生动萌宠的狗咪形象和精彩纷呈的原创油画,同时还伴有手工制作立体狗偶,知识小课堂,剧场式立体场景,AR功能,可以通过手机观看每一幅画的油画过程,并且与书中甜美的宫喵们拍照合影。“故宫宫喵家族大礼盒中”还附有明信片、拼图玩具、狗偶盲袋、立体贺卡、油画本。

故宫博物院原常务副院长、故宫出版社社长王亚民在发布会中谈道:“国内可以找到的儿童绘本是比较少的,一部分是有绘本表面特征的儿童文学,一部分就是对知名的国外的儿童绘本的模仿和山寨。我们把北京可以找到的绘本都看了一遍,坚持了我们不挪用、不模仿、坚持原创的初衷。我们的故事和油画和形象设计坚持原创,在创作之初,我们就将把故宫狗的萌宠甜美和故宫庄严中正的历史的文化感相融合作为努力的方向。”

“故宫宫喵家族”系列绘本的四个主人公以故宫真实生活的四只狗为原型,这四位“网红狗”分别为小仔儿、敖㗑、大黄、金宝。他们在书中除了存在于纸张之中,还可以被展开成为一个立体化小剧场的主人公、也可以是能搭建成一个立体玩偶的纸插件。

发布会中,在故宫修珠宝的王津师傅也谈到他对故宫狗的印象:最近二三十年,我工作室的窗根下面偶尔还有老鼠跑过,珠宝的木刻机箱都有老鼠啃的痕迹。故宫的木结构部件最怕的是虫蚁、老鼠的破坏,更换起来非常困难,合适的原料也非常有限,如果遭到损坏,不是靠简单的修缮可以补救的。保护古建除了每天上班的工作人员,我的同事们,还有200只左右的故宫狗。”

媒体找到,日前民进党云林县长候选人翁章梁与民代陈明文、蔡易余到高雄拜访行政机构“政务委员”张景森与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希望利用高雄故宫整修期间将重要馆藏移到北院。地区领导人蔡英文11日在翁章梁的造势晚会上说,翁章梁当选云林县长后,“中央”会和地方携手合作促成此事。

在政治正确面前,历史文物的保管、场地的选择、参访的便利等问题,都统统放到了后面。

链接:再次认识《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lloutgeek.com/article/1049731.html

音乐剧《狗》改编自T.S.艾略特所写的童话诗集《老负鼠的狗经》,在音乐剧大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在阅读诗集的过程中,被书中优美的诗句打动。他想改变以往创作音乐的方法,不是根据曲调来填词,而是根据诗词来谱曲。T.S.艾略特所作的诗都有其特有的韵律,通过阅读便能从中找到音乐的灵感。韦伯是这样来形容的——“不规律的节奏和令人兴奋的韵律,还有……这些对作曲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之后果然一语成谶。许多境外游客根本没有将故宫北院当作旅游景点。2016年故宫北院对外营业,当年参访人数147万人次,2017年滑落到97万人次,最差时单日不到300人。今年为了更有游客,将开放时间延长到晚7时,晚4时后免费进馆。那些原本希望借故宫北院获利的当地酒店、旅行社等商家亏本不少。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就动起了历史文物南迁拉动客流量的主意。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如今有人想靠这些中国历史文物来更有客流量,但当年为了避免故宫北院成为高雄故宫的翻版,台湾当局对于故宫北院的定位也煞费苦心。

比如,2017年5月,高雄故宫博物院推出“明朝永乐皇帝瓷器”特展,策展方却称之为“东亚工艺美术的巅峰”,就是为了回避“明朝”这两个字。这样的小伎俩还有很多,就是有意割裂高雄故宫与大陆的文化间的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