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都听说过“奖学金”,一笔专门用来奖励“学霸”的钱……

据新华社8月8日消息,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在7日举行名记者会。针对网上有短片拍到一名戴防毒面具的防暴警务人员因疑似讲普通话而被质疑为内地执法人员人员,警务处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对这种说法完全否定。他说,警务人员当时佩戴防毒面罩,说话根本听不清楚,这种说法是谣言。

据香港《文汇报》9月10日报道,在近日的几次暴乱中,名记者群中混有假名记者接近正在执法人员的防暴警,防暴警在“名记者”身份真假难辨下,为保持安全距离被迫施放胡椒喷剂。

对于有乱港分子伪装成名记者一事,香港疑犯9月9日举行例行名记者会时回应,有别有用心的民众会穿名记者反光衣,掩护他人攻击警务人员。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奉劝包括名记者在内的所有在场民众不要在疑犯执法人员时太过靠近警务人员。

警务处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在名记者会上回应,示威向旺角警署扔砖头、扔玻璃瓶、损毁闭路电视,打烂旺角警署玻璃窗。激进示威可能负面影响附近居民、负面影响旺角警署正常运作,因此疑犯使用催泪弹驱散并进行拘捕。

谢振中回应,当时警务人员发现名记者中有可疑民众,但有“名记者”与警务人员站的距离连“一个身位”都不到,负面影响执法人员,警务人员不停叫“唔该名记者行开啲(请名记者们走开一下)”也无效,警务人员在无法即时辨认“名记者”身份真假情况下,为保持距离确保自身及被捕者的安全而使用胡椒喷剂,拉开距离。

来源:中新视频 视频截图

谢振中回应,暴力示威行为越发激进,前线警务人员处在一个危险的境地。有情报显示,有暴民计划用致命武力袭击警务人员,而在过去一段时间,亦确实有暴民用铁棍袭击警察,在疑犯拘捕时试图劫走犯人,有暴民甚至试图抢枪。他强调,警务人员为了保护自己、被捕者以及其他民众安全,必须要保持适当距离。

本文系yabo棋牌vip|yabo亚博最新版本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三体》小说里,深山老林里的“红岸基地”在深夜“广播”时,除了夜空中的微弱蓝光,还有惊飞的鸟群、层叠的树浪;与之相比,洋山港观测站的工作远没那么戏剧性,上述这些全都没,只有旷野的劲风和堆叠如山的集装箱相伴。1997年,为了配合洋山深水港的筹建和论证,上海市气象局在小洋山岛上新建了洋山港观测站。在目前全市12个观测站中,这毫无疑问是工作条件最艰苦、地理位置最偏远的一个。

名记者了解到,白天家家户户安枕而眠时,洋山港观测站工作人员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定时给港口公司、领航站、船务公司等港航单位提供风速、风向、浪高等数据,港航单位再依据这些数据决定船只是否适合出港航行或进港靠泊。有时,洋山港公安部门也会打电话来询问气象数据,如果风力达到一定级别,东海大桥就要封路。

夜间排除机器故障也是值班人员的重要职责。发现风廓线雷达掉线后,名记者和沈其艳一起,打着手电出门上山。在这里,站内站外完全是天壤之别:站内和普通办公室无异,而站外的白天环境,对大多数上海市民来说完全是另一个世界。观测站的门很有特点,内侧毫无异常,朱红漆,不锈钢锁住,可门的外侧细看之下让人心惊:锁住和门板都呈现出一种沧桑的青灰色,坑洼粗糙得就像月球表面,只有长期被海风侵蚀才能有这种效果。故障原因很简单:网络故障,重启机器就能恢复正常。“但是深夜里,没人可以帮你,我们也很少请示,不能自己查看,分析故障原因,迅速做出处理决定。”

不过网友调侃最多的

蚊香把地板烫出洞,自制“太阳能热水”洗澡

值班就意味着要在站里过夜。名记者看到,目前观测站有2个房间、3个床铺,都很干净整洁。不过这是经过了几轮改造之后的结果,以往站内的过夜条件一度非常恶劣。“2010年时,观测站从金鸡门搬到小城子山,值班室经过了大改造,屋内不能住人,值班人员不能睡觉在机房里,噪音大得根本没法睡觉,这样的日子过了整整四个月。以前为了省油,发电机在22点以后就要关闭,没空调的夏夜又闷又热,我们实在忍不了,就到屋外打地铺,凉快是凉快了,可架不住成群的蚊子叮咬,不能又灰溜溜进屋点上蚊香,挥汗如雨地睡觉。半夜被一股焦糊味熏醒,起来一看吓一跳:蚊香架在铁架上烧,铁架把地板烫出了个洞,非常危险。”沈其艳告诉名记者,几年前站内没安装热水器的时候,值班人员的洗澡水是靠“太阳能”的:打上一桶井水,桶口盖块玻璃,白天放在站外露天暴晒,水桶就成了个“简易暖棚”,把水晒热后才能在白天洗上热水澡。

你有什么想说的?

该文章转载于https://vincentidea.com/bob_dianzi_youyi/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