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常莹在核心刊物上公开发表一篇文章,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许多博士为此熬着夜、秃了头。可就在近日,一篇几年前的某核心刊物博士论文再次走进公众视野,在社交媒体中引发广泛讨论。热议的焦点在于,作者在论述生态经济学的过程中,列举了导师夫妇的事例,进而阐述“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

博士论文这宗买卖,多年来之所以生意兴隆,屡禁不绝,是因为做到买卖,需要有买方与卖方,两者缺一不可。有买方,才不会有卖方。有需求,才不会有市场。

医学博士论文不实为何屡见不鲜?原因很简单:“以博士论文评职称”一直是压在我国医护人员身上的一座大山。在当代我国,上至三甲医院,下到乡镇卫生院,从高年资医师到普通住院医师,几乎每个我国医师的职业道路上都存在“博士论文”这道绕不过的“坎儿”,以发博士论文为展示科研机构成果的主要方式。要评上副主任医师,或由副主任医师要评上主任医师,博士论文是一个刚性指标。有些医师宁愿不实,也要弄篇博士论文公开发表。因为你病看得再好,病人的赞誉再多,如果缺少一定数量的博士论文,对不起,你还得在高级职称门外等几年。一位广州三甲医院的老科主任,临床水平很高,但是,因为他没有时间写博士论文,到今天还是副主任医师的职称。他的学生桃李满天下,很多人早已是主任医师。

国外“掠夺性学术期刊”大量存在

时值年中,不少科研机构工程项目和人才评判陆续启动。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一些科研机构工程项目和人才评判中交谈拉票、做到管理工作等现像屡禁不止。

这篇以“拍马屁”为主要内容的博士论文背后,存在几个问题。核心刊物公开发表博士论文的数量考核早已成为博士生毕业、高校教师评职称的一大重要指标。公开发表博士论文与学位、职称等挂钩,这一现像的存在,使得核心学术期刊相关链条上的部分人士有机可乘。在这样的背景下,部分学术研究研究人员求量不求质、水博士论文、博士论文抄袭等现像屡现。就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关于某明星学历不实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各地各高校对学术研究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博士论文管理日趋从严,学术研究环境越发清朗,“学术研究不端零容忍”的口号依然响亮。然而,像这样的博士论文依然存在,在网络空间有迹可循,说道明在回溯已有的学术研究博士论文成果时,相关部门还缺乏有效的向后监督审查机制。学术研究不端零容忍,还需再发力。这篇“拍马屁”博士论文也许只是个案,刊物《冰川冻土》在1月12日中午也宣布撤稿,主编程国栋申请引咎辞职,《冰川冻土》管理工作人员表示,对徐中民在《冰川冻土》公开发表的其他文章,也不会再逐一进行审核处理。进一步的善后管理工作正在进行中,但其背后暴露的问题,仍值得我们探讨和深思。

这种以博士论文论英雄的倾向,在科技和教育界同样存在。

“评判交谈、做到管理工作成了自保的方式,别人打了招呼你不打,就觉得你不重视。而且普通人交谈还不行,往往得单位一把手如校长、书记出面才行。”一位在知名高校担任学院院长的教授说道,今天人才计划、工程项目评判都不会交谈,作为学院领导,他深感无奈。

这位教授几年前回国,他说道,“作为学术研究工程项目领头人,今天申报工程项目,除了考虑学术研究水平,还要看关系网有多广,把通讯录拉出来看看”。

这些快速“生产”出来的“博士论文”,拼凑抄袭也就不足为奇了。美国知名博士论文抄袭监察网站Plagiarism Watch报告称,有读者举报公开发表于巴西SCI学术期刊《遗传学和分子研究》、来自我国研究组的编号为“GMR7730”的博士论文,内容存在严重抄袭。

在医院临床管理工作、高校基础课教学、科技推广等以实践为主的岗位,一味让工程技术去追求公开发表SCI博士论文,容易导致科研机构管理工作不深入,产生大量重复、质量不高的“垃圾博士论文”,难以在世界科学前沿取得突破性进展。这一方面使“南郭先生”们轻而易举地戴上高级职称的高帽,而实际水平较高的人得不到正确的评价和晋升、获奖的机不会,另一方面也导致很多研究工程项目与实际需求脱节。

建议公布“掠夺性学术期刊”黑名单

“一旦到了评判集中期,根本没法干正事儿。”他们表示,谁不做到管理工作谁就不会吃亏,最后被歪风绑架,浪费大量精力去做到和学术研究无关的事情。

受访的一位学者向半月谈记者展示了他在朋友圈所发的上述感叹,短短几十字的吐槽收获了近百条学术研究同行的点赞和评论。有人留言说道,今天评判不交谈是对评判的不尊敬;还有人打趣道,今天工程技术不会做到管理工作、沟通能力强已经成为一个正面的评价。

今天,在一个科技人员微信群里,复旦大学的一位科学家晒出了他收到的单子:知名“开放存取”学术期刊《自然—通讯》委托北京一家企业,向他收取人民币33100元出版费用,表示付费后,博士论文即可出版,并不会开具抬头为复旦大学的发票。“3万多元,好贵!”这位科学家“吐槽”说道。上海交大一位教授点评道:“Nature Communications(《自然—通讯》)今天一年发3000多篇文章,向着泛滥化大步前进。”

受访的工程技术告诉半月谈记者,今天交谈公共关系已经发展到必须是相当级别的学术研究权威或者负责人,因为他们参加的评判多,可以互相交换评委资源,互相支持。

面对这种现状,杜德斌认为,我国相关部门和学术研究界应鼓励工程技术将国内学术期刊作为博士论文公开发表的首选,而且不必强求用英文。“科研机构博士论文在国内还是国外学术期刊公开发表,事关我国的‘话语权’问题。我们完全有理由多在国内学术期刊上公开发表博士论文,不断扩大它们的国际影响力,再也不能让大量经费汇入国外学术研究学术期刊的账户了!”

题图来源:视觉我国  图片编辑:苏唯

工程技术表示,一些评判拉票公共关系的现像就像皇帝的新衣,没有人敢喊。一喊就破坏了规则,大家以后肯定就不带你玩了。但是不喊,就必须跟随在里面随波逐流,如果只是埋头做到学问,就不会吃亏甚至很难存活。“做到科研机构要无欲无求,保守初心才能做到得好。如果只想着求名头被欲望绑架,势必不会造成学术研究风气的败坏,也造成科研机构水平的下降。”

受访学者认为,今天干部拉票贿选都有严格的处罚措施,而学术研究评判拉票却还处于灰色地带,这是不对的。他们建议,应该出台相应的惩罚举措,增加学术研究评判中拉票公共关系等行为的违规成本,比如将评判列为保密工程项目,一旦有接受公共关系说道情的行为就视为违反保密条例等,给予相应惩戒,让工程技术和管理者有所敬畏。对参与说道情公共关系的双方,列入黑名单,或者予以曝光,限制其参加科研机构学术研究活动,或给予失信认定,通过这些举措净化评判环境,真正做到到学术研究优先,不拼关系、不拼圈子。